当前位置:中国建筑新闻网 > 建工机械 > 起重机械 > 正文

心怀叵测的包工头雇“农民工”爬塔吊

时间:2014-03-11 11:19:21 | 来源:中国建筑新闻网综合 |

  建筑领域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是当前农民工管理中亟需解决的问题,建筑施工企业都存在着拖欠民工工资问题,能够按时足额发放工资的很少,一些人甚至采用非法手段解决问题,如集体上访、聚众堵塞交通、围堵政府机关、爬塔吊车、跳楼,或绑架包工头等方式威胁。还有一些心怀叵测的包工头经常采取雇人爬塔吊的方式,引起企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,争取短时间内达到目的。

  宜宾:包工头花500元雇人爬塔吊"寻死"讨钱

心怀叵测的包工头雇“农民工”爬塔吊  
李某躺在塔吊上

  3月5日15时许,在四川宜宾市屏山县屏山镇派出所接到报警电话,称有工人爬上了屏山镇石盘村施工工地塔吊,要求救援。派出所民警接到报警后立即赶赴现场,到达工地后,看到一台30多米高的起重塔吊机上站了一名男子。

  据了解,26岁绵阳打工者李某,爬上了塔吊准备“寻死”,附近围观的居民越来越多。李某的包工头常某趁机在塔吊下替李某“提要求”。包工头常某称“拿不到钱,你就不要下来了”。

  办案民警李警官说,“在现场就感觉不对,李某根本没有‘寻死’的神情。反而在地面的包工头常某倒是很激动,多次提出赔钱。”担心李某安全,于是民警将常某带到派出所调查,随后安排有经验的民警和消防官兵,一起向李某做思想工作,李某的妻子随后也到现场,劝说李某。

  被带到派出所后,常某说:“承包工程亏损了,想找工地总负责人分担损失的2万元,就给500元钱叫李某爬上塔吊去‘表演’,借此干扰施工以达到让总负责人分担损失的目的。事先是和李某说好,没有接到自己的通知不能下来,下来了不给钱。”

  警方通过常某找到了李某的电话,现场民警通过电话告知李某,已涉嫌违反治安管理条例,要承担相应后果。由于塔吊离地高,气温低,被冻得发抖的李某情绪逐渐稳定,并主动返回地面。

  派出所民警对李某的过激行为进行批评教育,由于李某的行为阻碍施工4个小时,公安机关对李某做出了罚款200元的决定,常某因教唆他人干扰社会秩序被拘留。

  山东包工头为逼公司提前付工程款,雇人爬塔吊讨薪

  2011年1月15日14时许,山东威海环翠公安分局治安大队接到报警称,有一名农民工爬上了塔吊,声称讨不到工资就会跳下来。接报后,民警立即赶到现场,只见一座塔吊上面站着一名男子,塔吊下还有4名自称其工友的男子。塔吊上的男子称,他在市区一家建筑工地打工,可是迟迟没有领到工资,后来听说是建筑公司拖欠10万元“工资款”。

  几番劝说之下,农民工文某终于从塔吊上下来了并说出了实情。原来,他们5人都未在那家建筑工地打过工,而他们之所以声称讨薪,是高某让他们冒充没领到工钱的农民工,并让他爬上塔吊。钱到手后他们每人会分到1万元的好处费。

  民警了解到,包工头高某曾于1月9日以同样方法“讨薪”。其实,这家建筑公司已经按合同约定支付了95%的工程款,余下5%的工程款应该等工程结束时再支付,可高某为了提前拿到剩余款项,想出了这个办法。

  河南两名包工头为追讨欠薪,雇人爬上70米高塔吊

  2007年10月18日上午8时许,在郑州火车站闹市区,一名26岁的四川籍男青年陈某,爬到河南省一建公司金智万博商城项目部70米高的塔吊上,扬言若不马上给工钱就要往下跳。

  郑州市劳动保障监察队接到报案后,组织人员赶往现场,协同市重点建设项目办公室、市公安消防支队、辖区派出所等单位,经过长达8个多小时的劝解,终于将塔吊上的男青年陈某安全解救下来。经调查,陈某是周某和徐某花钱雇来的。此前,包工头周、徐二人曾用此手段在外地讨薪屡屡得手。

  当天,陈某在塔吊上先是要求往其银行卡上存入4000元,否则就不下塔吊。四海劳务公司将4000元存到其银行卡后,男青年陈某仍不下来,又要6000元,并说要听到包工头周、徐二人的话后才能下来。

  当时,周、徐二人并不在现场。经多方联系后,周、徐二人表示,必须先支付4万元现金后再结算劳务费。否则,不让男青年陈某从塔吊上下来。当四海劳务公司同意两人的要求后,塔吊上的陈某才下来。

  为讨工钱,吉林延吉一包工头竟雇人爬塔吊

  2004年09月14日8时许,吉林省延吉市一包工头为了向开发商索要工钱,竟然以每人100元的价格雇佣工人爬上塔吊示威。警方表示,此举已经构成扰乱社会治安,可以治安拘留。

  当日8时,远航集团购物中心工地聚集着四五十名工人,4人已经爬上约20米高的塔吊。从6月开始,因与远航集团发生合同纠纷,他们已经连续3个多月没给工人发工资,在多方索要未果的情况下,他们只好让工人爬塔吊,为了鼓励工人,还给每人100元钱,中午还管吃喝。

  重庆:包工头竟雇人冒充“农民工”爬塔吊讨债

  2003年12月19日,重庆两名包工头为讨工程款,竟然花钱请“棒棒”(挑夫)冒充农民工,爬上工地塔吊以“自杀”相要挟。包工头周某和张某称,塔吊上是他们的“农民工”,由于工地欠他们7万多元工程款已近一年,他们走投无路才爬上塔吊要求兑现拖欠的工钱。

  在民警的劝说下,6人爬下了塔吊。此时,围观群众向警方反映,那6人其实是“棒棒”(挑夫),并不是农民工。经警方调查,这6人确实是两名包工头临时雇来的“棒棒”。两包工头派人叫他们爬塔吊“逼”工地承建方还欠款,承诺每人给30元,他们没多想就爬了上去。其中一名姓唐的“棒棒”说:“爬到一半,我们就不敢往上爬了,更不用说往下跳。”

  莫再有爬塔吊讨薪

  实际上,爬塔吊讨薪者这样“闹”薪对社会造成危害,最后往往要为自己的行为“埋单”,一些讨薪者被处以拘留,而像那名爬塔吊的讨薪者被判了刑,就算欠薪拿到了,也难开心。

  爬塔吊讨薪显然已经是一个有些“古老”的讨薪方式了。一方面,随着网络等的发达,多了很多比爬塔吊更有效的讨薪手段,比如“活埋自己”引起轰动,“卖别墅”求得关注等;另一方面,也是很关键的,随着相关部门管理力度的加大,相关薪酬保障制度等的建立与完善,拖欠工资,特别是农民工工资的情况正在逐渐减少。

 关键词: 农民工 爬塔吊 包工头
责任编辑:zhch  
分享到:

推荐阅读

图说建筑